-

收拾了竹竿兒,非但冇把要錢搞回來,反倒搭了五百塊。

下午在莞城又溜達了好一會兒,洪爺再次去了週記找周淑嫻去了。

我和啞巴回到酒店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

此時莞城的燈紅酒綠之下,各路紅男綠女開始粉墨登場。

我倆剛到酒店門口,還冇等進門。

就見台階下的停車場,就見一個騎著踏板摩托的老頭兒,正把車停在那裡。

這老頭兒看著有六十左右的樣子,穿著一件白色的背心,灰色的大短褲。

腳上的拖鞋,更是看著就要開膠的模樣。

如此邋遢的打扮,讓啞巴有些好奇,我便隨口和啞巴解釋道:

“彆小看這種人,說不定他隨便一掏。就能拿出一棟樓的鑰匙來……”

“這,這,這麼牛b?”

啞巴有些驚訝。

說話間,我倆進了酒店。

因為回房間也冇事,我和啞巴便在大堂的休息區抽菸閒坐。

正坐著,大堂的門被人重重的推開。

轉頭一看,剛剛那位老頭兒推門而入。

冇等迎賓的小妹說話,這老頭兒便一步三搖的走到休息區,直接挨著我坐到了沙發上。

剛一坐下,我便聞到他身上的一股子難聞的酒味兒。

而老頭也不在意旁邊的我,把一隻腿曲在沙發上。

一隻手搓著腳麵上的皴,同時有些不滿的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

“靠靠邊啦,你擠到我啦……”

明明是我先坐在這裡的,這老傢夥居然嫌棄我擠了他。

看老頭兒這麼囂張,啞巴立刻站了起來,一副隨時要動手的樣子。

我急忙阻止啞巴,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邊。

我正想著,這麼大年齡的老頭兒,怎麼跑到這種歡場來時。

就見酒店經理和幾個媽咪,沖沖的走了出來。

燕子走在最前麵,一見這老頭兒,立刻一臉諂笑的問說:

“阿叔,可是好久冇見你了。人家都想你了……”

老頭兒依舊低頭搓著腳趾縫隙。沙發上,已經有一層黑色的泥卷兒。

“我當然好久不來啊,你們這麼要好多錢,我得撿多少垃圾纔夠來一次的?不要囉嗦啦,把上次的那些靚女都叫出來……”

老頭兒的一段話,聽的我哭笑不得。

他也真是個人才。用關東的話說,叫撿垃圾去酒吧,該省省,該花花。

說話間,就見幾個媽咪帶著一群小妹走了出來。

要知道,從來冇人在大廳裡選小妹,這老頭兒也算是頭一份兒了。

當然,在莞城這種地方,隻要有錢,這也算不上什麼事情。

這是一群鶯鶯燕燕,身材高挑的姑娘。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這些姑娘竟然都穿著一種綠色製服,帶著綠色的帽子。

每個人的腰間,還都掛著一個腰牌。

牌子上麵標註的是數字,200到800不等。

我開始以為,這數字隻是她們的號牌。

可看了一下長相身材才發現,這不是號牌,而是標註的價格。

一見這群姑娘,本來還在搓腳的老頭兒,立刻來了精神,他直接問道:

“我上次教你們的,會不會啦?”

這些姑娘們互相對視嬉笑著,誰也不接話。

“立正!”

老頭兒忽然大喊了一聲。話音一落,就見這些姑娘們立刻繃緊身子,直挺挺的站立著。

而老頭兒接著起身,站在眾人麵前,口氣嚴肅的說道:

“挺胸抬頭,目視前方!”

威嚴的口氣,讓這些女孩兒們迅速進入了角色。

一個個不再嬉皮笑臉,而是按照老頭兒的指示做。

老頭兒兩手叉開,竟做了一個指揮的動作。

我正好奇,他在乾什麼時,老頭兒忽然大聲唱道:

“團結就是力量。預備,唱!”

彆看這老頭兒年紀不小,但聲音洪亮,頗有氣勢。

這些姑娘們顯然是練習過的,隨著老頭兒的一聲令下,她們竟然齊刷刷的跟著唱了起來。

最讓我不可思議的是,老頭兒的指揮。竟讓七八個姑娘組成的小合唱團,分了三個聲部。

此時的大廳裡,一個穿著邋遢的老頭兒,指揮著穿著綠色製服的姑娘們,唱著上個世紀的歌曲。

這種情況,在關東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但在這裡,大家似乎習以為常。

從服務員到經理,每個人隻是微笑的看著,誰也不說話。

一共唱了三首歌曲,老頭兒這纔算是過了癮。

他指著其中一個姑娘,說道:

“今天就你了!”

姑娘一聽,立刻開心的跑了過來。

我猜,陪一個這麼大歲數的老頭兒,還能讓他這麼開心。

唯一的可能就是,老頭兒的小費給的一定不少。

而旁邊的一個姑娘明顯不開心了,嘟著嘴,裝作委屈的說:

“阿叔,你不是說誰唱的好你叫誰嗎?她跑調啊……”

老頭兒一臉正經的看著這姑娘,說道:

“她是跑調,但她胸大啊!”

老頭兒的一句話,說的我身邊的啞巴“噗嗤”一笑。

轉頭看著我,問道:

“小,小六,六爺。男的是,是不是都喜歡胸,胸大的啊?”

我頓時無語,他明顯應該問洪爺。

這種問題,我怎麼知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