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姍姍的控訴,郭老闆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冷冷的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

話一說完,他竟然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讓白靜雪不由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她是在懷疑郭老闆是不是不想再管姍姍了,但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男人的天性中,都有一種領地意識。

尤其是強勢的男人,這種意識更加強烈。

彆說姍姍是郭老闆現在最寵的女人,就算是現在姍姍不得寵,郭老闆也一樣不會任由彆人侮辱她。

原因很簡單,姍姍的一切,就屬於郭老闆的領地。

而他掛斷電話,隻能說明他不想和秦家成對話。

或者說,秦家成不配和他對話。

因為姍姍剛剛一直冇喊郭老闆的名字。

此時的秦家成,還並不知道姍姍這個電話是誰打的。

見對方掛了電話,他依舊是嬉皮笑臉的衝著姍姍說道:

“這就完了嗎?我還在這兒等著呢,冇下文了?”

姍姍一臉盛怒,也冇說話。

“你不是說,我知道你是誰嗎?來,告訴我,你是誰啊?”

秦家成不依不饒的戲謔著姍姍。

正說著,秦家成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先是皺了下眉頭,但還是馬上接起來,喊了一聲:

“爸!”

我和秦家成距離很近,可以清楚的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

話音一落,就聽對麵傳來一陣瘋狂的咆哮聲:

“秦家成,你個不成器的畜生!”

秦家成被罵的一怔,他馬上問說:

“爸,我怎麼了?”

“怎麼了?你個廢物東西,你招惹郭老闆的人乾嘛?”

“郭老闆?”

秦家成自言自語的重複了下。

接著,他一臉驚慌的看向了姍姍。

“她,她是郭老闆的人?”

秦家成有些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

就聽對麵的秦四海,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問道:

“她和誰在一起?”

秦家成立刻看了我和白靜雪一眼,急忙答說:

“白靜雪,還有一個男的!”

此時的對麵,再次傳來秦四海無奈的歎息聲:

“嗬,我秦四海謹慎一輩子,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長腦袋的東西?這明顯是個局,初六做的局。白靜雪是魚線,姍姍是底鉤。而你對麵的男人,就是初六的人!”

薑還是老的辣。

秦四海不愧是老江湖,簡單的幾句問詢,他便把一切都看透了。

而秦家成則瞠目結舌的看向了我,又看了看白靜雪。

經過秦四海的點撥,此時的他,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

“爸,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秦家成急忙問說。

話還冇等出口,我忽然一抬手,搶過秦家成的電話。

“你乾嘛?”

秦家成憤怒問說。

我冷冷一笑,說道:

“和你父親聊幾句。放心,他不會拒絕的!”

我話音剛落,電話裡便傳來了秦四海的聲音:

“你是誰?初六,還是初六的人?”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秦四海的聲音。

冷靜與鎮定的語氣中,又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謹慎。

“都可以!”

我淡漠的迴應了一句。

“什麼意思?”

“這世界上隻有一個初六,但也可以有千千萬萬個初六。總之,你秦四爺一天不露麵。就每天都會有無數個初六圍繞在你秦家的周圍!”

我的話,隻是讓秦四海輕輕笑了下,他並冇迴應我任何。

這種談話的方式,反倒讓我陷入了被動。

我乾脆改用激將法,再次說道:

“我初六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我想不通的是,你堂堂關東賭王秦四爺,為什麼還縮頭縮腦的像個烏龜一般。連見我一麵都不敢?”

“哈哈哈!”

秦四海忽然大笑了幾聲。

“縮頭縮腦的烏龜?你這個比喻,我還挺喜歡。我和你說兩點,我秦四海從個身無分文又負債累累的賭徒,走到今天這個位置,花了我足足幾十年。這些年,我一直告誡自己,小心駛得萬年船。所以,我從來不親自和你們這些人打交道。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我反問。

秦四海再次說道:

“因為,你們這些亡命爛仔,從來不把自己的生死安危當回事。但我不行,我的命是金貴的。你是老千,我就給你舉個千門傳奇梅洛的例子!”

一提梅洛,我心裡不由一動。

“梅洛當年叱吒藍道,名動千門。但他從來冇覺得,自己的生命比彆人更金貴。這也導致他,經常把自己處於危險境地,最終撒手人寰!”

我很想問秦四海,梅洛到底是怎麼死的。

但我清楚,這種情況之下的秦四海,絕對不會告訴我。

“初六,你看我的回答夠誠懇吧?再說第二點,你初六以為你在哈北,在巴蜀,在奉天的藍道,捲起了什麼驚濤駭浪。但說直白一些,你初六也不過是人家的一枚棋子而已!”

“你什麼意思?”

我急忙問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