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簡易的粥鋪,昏黃的燈光。

荷官們誰也不說話,甚至連正眼都不敢看我。

我拿過一個塑料椅子,坐到荷官這桌。

看著桌上的蘿蔔乾鹹菜,用手拿起一塊,扔到嘴裡嚼著。

目光則掃過眾荷官,慢聲說道:

“如果各位不認識我,那我就自我介紹一下。初六,關東人。從小接觸藍道,學習千術也有個十幾年的時間了。出道至今,得罪的人不少。這些人便給我取了一個陰陽怪氣的綽號,關東千王……”

說著,我一抬手輕輕的拍了拍我身邊一個荷官的肩膀。

動作雖輕,但舉動忽然。這人便嚇的一哆嗦。

“嚴格意義上來講,你們雖然做的是荷官。但也是藍道千門人,我這麼理解,應該冇問題吧?”

這荷官咧著嘴,一副有苦難言的尷尬神情,小聲的辯解說:

“初千王,我們就是個打工仔,不能算是千門人……”

初千王?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稱呼。

我冷笑了下,拿起桌上的煙盒,點了一支,繼續道:

“怎麼可能不算呢?想想你們幫著場子出千使詐,這不是我們千門中人典型的做法嗎?怎麼,你們不會是以和我同在千門為恥吧?”

說著,我把大半截的煙死死的摁在了蘿蔔乾裡。

用力一擰,蘿蔔乾便散出不少。

這些荷官都是人精,怎麼可能看不出我這動作的含義。

幾個人紛紛搖頭,七嘴八舌的說著:

“不是,我們怎麼可能有這種想法,您多想了,初千王……”

我笑了下。

“好,那也就是說,各位是認同自己是千門中人了。對吧?”

荷官不敢辯解,隻能無奈點頭。

而我則起身,在幾人的身後慢悠悠的踱著步,同時說道:

“既然同為千門中人,那咱們就說說千門的規矩。出千千人,各憑本事。被千者也隻能怪自己學藝不精。但反過來說,如果出千被拿了贓,要麼拿錢,要麼留下點身上物件兒。這個道理,我想我不用多說了,你們都懂得……”

荷官們臉色大變,其中一人更是驚恐的看著我,問道:

“你到底要乾什麼?”

“很簡單!”

我笑嗬嗬的回頭指了下小朵,繼續道:

“剛剛我這位朋友,在你們負責的台子輸了錢。而你們呢,偏偏又出了千。我現在給你們兩條路。第一,每人拿出五百萬賠償我這位朋友。第二,每人留下一隻手,事情也就翻篇兒。你們自己選吧……”

啊?

有心理素質不好的荷官,此刻臉色慘白,渾身顫抖。

也有人想辯駁,而不用我說話,小朵打開了她的攝像機,放到了桌上。

荷官們徹底傻眼,一個略微年長的荷官急忙說道:

“初千王,我們就是個打工的,按老闆的吩咐做事而已。我也知道,您和符家有仇。可您彆為難我們這些打工的啊,您去找符家,放過我們吧?”

我走到這人身後,手搭在他的肩上,說道:

“符家我自然會找。可符家的人如果說,是你們自己要出千的,和他們無關,我怎麼辦?畢竟,我抓到的是你們出千,不是符大海,更不是符明出千。你們說,我能有什麼辦法?”

我純粹是胡說八道的詭辯之術。

這種話術,還是和方塊七學的。

而我的這番話,也讓這些人恍然大悟。

抓他們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要讓他們站出來指證符家。

要知道,荷官反水的說服力,可要比一百段的視頻證據更讓人信服。

“初千王,您這是在為難我們!”

我臉色一變,冷漠的說道:

“你說對了,就是在為難你們。怕為難,就彆吃藍道這碗飯。拿錢,還是留下物件。一分鐘時間,你們自己選吧……”

我話一說完,啞巴便拽出鐮刀,大步流星的走到我的身邊。

拿過旁邊的一把靠椅,他磕磕巴巴的說道:

“初,初,初千王,你坐。剩下的事交,交給我來,來辦!”

我暗暗苦笑,這個啞巴倒是越來越會做事了。

隻是這小子也學的滑頭,拿著這名字和我開玩笑。

我坐在椅子上,麵無表情的盯著這幾個荷官。

他們誰也不說話,一個個噤若寒蟬的坐在那裡,等待著我最後的審判。

整個粥鋪裡鴉雀無聲。我清楚,越是這種氛圍中。

人的心裡防線,就越發的鬆動。

“時間到!”

我把手機放到桌上,冷漠的說道:

“老黑,啞巴。收賬!”

老黑拎著板斧,啞巴緊握鐮刀。

兩人朝著荷官,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兩人走的很慢,猙獰的神情中,對這荷官做最後的心理折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