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白羽的話,霍雨桐也不過是優雅一笑。

她給柳白羽的茶杯,重新續上了熱茶。緩緩說道:

“我雖不在千門,但千門的傳說,我卻聽到不少。千門中人言,可憐天資柳白羽,不愛千術愛美女。又有人言,雲滇多少千門客,唯有白羽散如仙……”

說到此處,霍雨桐停頓了下,繼續道:

“而雲滇藍道上,又盛傳著一種說法,‘一皇坐中堂,二王跨兩旁。三美滇中聚,摘星上八荒’。據我所知,一黃也好,二王也罷,三美更不用說。哪一位雲滇賭王,都會對白羽兄高看一眼,並以禮待之。現在白羽兄說不知道當年雲滇發生了什麼,我實在不敢相信……”

柳白羽剛要說話,霍雨桐便搶先說道:

“白羽兄,您應該瞭解我。我從不是咄咄逼人之人,既然白羽兄不想談這事。那我們就按照千門規矩來辦。我贏,哪怕是白羽兄不瞭解,也請您幫我回雲滇打探實情。如果我輸,我便送您一幅字畫。作畫者,您應該知道是誰……”

話一說完,霍雨桐便款款起身。

就見她拿起旁邊的一副撲克牌,打開包裝,銷掉配牌。

右手持牌,左手橫推。

就見“唰”的一下,撲克牌在他的手裡,竟在他手裡形成了一道如虹般的長龍。m.

而眼看著長龍就要散落,她左手一起。這條長龍竟朝著柳白羽麵前的桌上飄落。

不過轉瞬之間,整副牌竟完美還原,像剛剛打開包裝時一樣。

霍雨桐所做的時間,不過是幾秒而已。

一旁的我們,全都看的目瞪口呆。

而我之所以驚訝,是因為霍雨桐的這手驗牌,看似花哨不適合實戰。

但霍雨桐在運牌之時,完全是可以趁機下焊的,隻是她並冇這麼做而已。

小朵也是一臉驚詫,她小聲的問說:

“初六,我怎麼覺得,她好像比你還厲害呢?”

我苦澀一笑,並冇接話。

反倒是柳白羽,看著霍雨桐,感歎道:

“三秒之內,完成了一手龍回頭。放眼現在整個千門,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不出三人。霍小姐,您千術精進的程度,真的太超乎我的想象了。這一局,我應了。我不是為了您的畫作,而是能和霍小姐對局,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說著,柳白羽便抬手碰牌。

可旁邊的霍大爺,卻忽然喝道:

“這一局,不能賭!”

嗯?

所有人都看向了霍大爺。

讓霍雨桐賭的是他,現在出麵攪局的又是他。

霍雨桐秀眉輕皺,不滿的問說:

“為什麼?”

霍大爺一臉怒容,立刻道:

“你還想去查他的死因?他害的你還不夠嗎?若不是他,你堂堂哥老會大爺的妹妹,何至於到今天這步田地?”

“我到今天這一步,和他無關,而是因為你。你口口聲聲為了你這個妹妹好,但你卻把你這個妹妹囚禁在這裡十幾年……”

霍雨桐口氣雖然平淡,但話語間卻是深深的埋怨。

“我囚禁你?如果我不是哥老會的大爺,而把你留在巴蜀。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活下去嗎?”

霍雨桐慢慢搖頭,麵帶苦笑。

“可這種活,似乎還不如死!”

霍大爺根本不在意霍雨桐的抱怨,他厲聲道:

“你是我妹妹,我便要為你負責!既然你不肯為我賭,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

說著,霍大爺又看向了我們幾人,說道:

“柳白羽,生死局依舊,我會再找到你的。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隨著霍大爺的話音一落,門口處幾個保鏢立刻走了進來。

他們站在門口處,對著門外的方向做了個請的手勢。

柳白羽隻好起身,衝著霍雨桐說道:

“霍小姐,既然這樣,白羽就先告辭了……”

說著,他轉身便走。小朵和小詩也準備跟著走。

我看了霍雨桐一眼,剛要說話。霍雨桐卻忽然衝著我說道:

“初六,你先等一下!”

眾人都奇怪的看著霍雨桐。

就見霍雨桐起身,去到後麵的房間裡。

不一會兒,她手裡拿著一副畫軸走了出來。

到我身邊,遞給我說道:

“初六,我在這梅花小屋裡,呆了有十幾年了。除了身邊這些人,你是我唯一一個見到過兩次的人。這是我最近畫的一副畫,就送給你吧。權當是我們之間的一種緣分吧……”

緣分?

江湖之上,萍水相逢之人多如過江之鯽。

兩次見麵,便送我一副畫。

霍雨桐口中的緣分,更加堅定了我的想法。

我接過畫軸,冇等動,霍雨桐馬上又補充了一句:

“拿回去再看吧!”

我默默點頭,看了一眼霍雨桐,忽然說道:

“蘭花門主隋江婉,一直再找您。她說,有些事……”

話冇等說完,霍大爺便忽然憤怒的打斷我說:

“閉嘴!”

隨著他忽然的咆哮聲,門口處的兩個保鏢,立刻掏出了兩把噴子。

黑洞洞槍口,指著我的方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