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爺的聲音很大,門口處站著的眾人,立刻看向了我倆。

符大海並不認識我們,但林長明看到洪爺的那一瞬,他的眼睛不由的直了。

一到跟前,洪爺便直接看向林巧巧,問說:

“巧巧,我們又見麵了!”

林巧巧太過單純,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洪爺的話。

而林長明則看向洪爺,剛要說話。

一旁的符大海則搶先問洪爺說:

“你是誰啊?”

洪爺嗬嗬一笑,看著符大海,說道:

“我是誰?按輩分來講,我應該算是你的前輩!”

“前輩?”

符大海皺著眉頭,不解的重複一句。

而洪爺一指林長明,慢悠悠的說道:

“這麼說吧,我是他棒打鴛鴦中的那隻鴛,巧巧呢就是那隻鴦。你呢,算是橫插進來的一隻野鴨子。你看看這麼算,我是不是你的前輩?”

符大海登時語塞,但他似乎也明白了什麼。

林長明立刻看向符大海,解釋道:

“符公子,你彆聽他胡說八道。他不過是一直纏著巧巧的紈絝子弟而已,他和巧巧冇有任何關係!”

洪爺聽著,臉色立刻冷了下來。

我瞭解洪爺,他最討厭彆人說他是紈絝子弟。

這也是他學千的目的,想向彆人證明。

他不靠家裡,也一樣可以立足於千門藍道。

符大海雖然長相一般,但也是心高氣傲之輩。

聽林長明這麼一說,他便看向洪爺,說道:

“我不管你是鴛鴦還是水鳥。從現在起,巧巧是我的女朋友。如果我發現,你再纏著她,我就對你不客氣!”

符大海一說完,他身邊的幾個保鏢便立刻怒視著洪爺。

林巧巧剛要說話,洪爺則一抬手,製止了她。

洪爺聳了下肩,擺出一副無所謂的姿態,衝著符大海說道:

“好,我不纏了!”

話音一落,他便朝著娛樂場裡走去。

“你要乾什麼?”

林長明沉著臉,怒喝一聲。

洪爺抬頭看了看樓上巨大的匾額,滿不在乎的說道:

“來這裡能乾嘛?當然是玩嘍。怎麼,你開門做生意,還不讓客人進嘛?”

說著,洪爺衝著我一擺手。

“小六爺,走,咱們進去瞧瞧!”

我心裡不由的苦笑了下。

按我們的計劃,是直接拆穿了符大海,破壞這場相親。

但洪爺因為林長明的那句紈絝子弟,他便改變了計劃。

這一次,他竟奔著林長明來了。

但對於我來說,洪爺是我兄弟。

哪怕做的是錯的,我也支援,並且還是無條件的支援。

林長明的臉拉的老長,他冷冷的說道:

“陳永洪,彆說我冇提醒你。我知道你們是老千。但你們敢在這裡搞事,到時候冇人能救得了你!”

林長明話音一落,林巧巧也苦著臉,衝著洪爺小聲說道:

“永洪,你們先回去吧,好不好?”

“當然不好!”

話一說完,我和洪爺便朝著大廳走去。

“等一下!”

身後傳來了符大海的聲音。

一回頭,就見符大海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到了洪爺身前,他一臉冷笑的說道:

“想打牌?我陪你!”

符大海一臉自信,看來這傢夥也是個藍道中人。

“好啊,請吧!”

我們一行人,直接上了樓。

我和洪爺走在最後,我小聲的問他說:

“一會兒我來吧!”

洪爺自信一笑,搖頭說道:

“小六爺,不能什麼都指望你,我也該上上場了。再說了,我好歹也算是侃爺的掛名弟子。和他學了那麼多,再不用用,他老人家估計氣的自斷手指了!”

說話間,我們已經到了樓上德撲俱樂部的包廂。

指了指專業的德撲牌桌,符大海直接問說:

“德撲,可以嗎?”

“隨你!”

說著,兩人便坐了下來。

“多大的?”

洪爺直接問說。

符大海抬頭看了一眼門口處的林巧巧,說道:

“第一個賭注,誰贏了,林小姐便歸誰。同意嗎?”

洪爺冷笑,轉頭看向林巧巧。

接著,他鄙夷的看向符大海,說道:

“不同意!聽好嘍,女人是用來愛的,不是用來當成賭注的!”

話一說完,他又轉頭看向林長明,說道:

“林總,你看看你給巧巧介紹的是個什麼東西。把你的女兒當成賭注,你還把他當成乘龍快婿!”

林長明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

一旁的符大海,急忙解釋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誰輸了,就離開林巧巧!”

“那也不行,你贏了巧巧也不會跟你走的。說下一個!”

洪爺把能言巧辯,發揮到了極致。

而他其實是在故意刺激著符大海。

畢竟,所有賭術中,都離不開攻心之術。

“那你說!”

符大海氣呼呼的說道。

洪爺想了想,說道:

“這樣吧,十萬籌碼,半個小時內誰勝的多,誰贏。輸了的把衣服脫光,去樓下娛樂場裡轉三圈兒。喊上三句我是白癡,怎麼樣?”

我也冇想到,洪爺居然會相出這種賭注。

聽著倒更像是小朋友之間的賭氣。

“無聊!”

“不敢?”

“我怕你?”

“那就來啊!”

“來就來!”

符大海再一次的走進了洪爺的語言圈套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絕世贏家初六蘇梅全本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