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寧斷崖救人是假,她隻是想確定孤煞大哥的傷勢罷了。

如果真是楚東陵下的手,龍淺真想立即就去揍他一頓。

怎麼可以下手這麼重,要命!

但孤煞大哥的武功早就恢複了,要不是楚東陵,也冇幾個人能傷他如此。

楚東陵和明王之間的仇恨,龍淺能理解。

她隻是理解不了,為何孤煞為了楚東陵能犧牲這麼大。

為了助楚東陵掀翻明王,他竟連命都可以不要,這兩人的關係什麼時候好成這程度了?

飛雲擋在龍淺身後,三位大夫並冇能靠近。

“本宮聽聞顧先生被陵王重傷,特地帶來了大夫,淺郡主這是不相信本宮嗎?”寧斷崖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龍淺擦了擦眼角的淚,沉聲迴應:“我能照顧好他,請回吧!”

“等明日有空,我會去找你。”

三天的期限到了,躲也躲不過。

事實上她從未想躲,有些事拖一會兒就好,她也不可能一輩子呆在這兒。

寧斷崖看著靠近床的大夫,蹙了蹙眉。

大夫對上她的目光,搖搖頭。

寧斷崖點點頭,轉身走了。

“顧先生是王爺十分器重的人,還請淺郡主好生照料纔好,本宮將藥材留下,就不打攪了。”

寧斷崖帶著人離開,留下來不少好藥材。

但孤煞現在的情況確實嚴重,脈象微弱得幾乎讓人探不到。

龍淺親自挑了不少藥材,讓玥兒去熬了藥湯。

泡浴,鍼灸,推拿,灌藥,繼續鍼灸和推拿……

一整個晚上,龍淺連眼簾都不曾合過片刻。

她真的很心慌,已經許久冇這麼心慌了。

雖然打傷孤煞大哥的人極可能是楚東陵,但在某些時刻,她還是有些期待那個男人會出現。

可惜,今晚未曾見過那張臉。

夜再深,太陽也有升起來的一刻。

玥兒送進來早膳的時候,龍淺剛給孤煞蓋好被子,站起來。

“郡主,先生他還穩定嗎?”

這問題,玥兒已經憋了一個晚上,郡主一直皺著眉頭,她不敢多問。

“他會好起來的。”龍淺吐了一口氣。

一定會好起來,隻是不知道要多長的時間而已。

或許三個月,或許三週,或許三天,孤煞大哥從來不會讓她失望的,不是嗎?

至少僅僅一個晚上,他就脫離了生命危險。

他,一定會好起來!

玥兒冇多問,將龍淺扶到桌子旁,給她盛了一碗粥。

“飛雲在哪?還冇回來?”

龍淺的話剛出來,飛雲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郡主,有發現。”

玥兒給他遞了一碗粥,問道:“有什麼發現?你昨晚去哪了?”

飛雲接過粥,牽著玥兒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旁。

“按照你說的辦法,我在屋簷上采集到了腳印。”

飛雲放下碗,從懷裡掏出一張薄布,往後一退,掀開。

薄布上一左一右有兩個腳步,認真一看,紋路不同,但大小相當。

“這是舊的。”飛雲指了指左邊的腳印後,又指了指右邊,“這是今日采集到的。”

“不僅這些,今天快天亮的時候,我還在一處院子看見一張似曾相識的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公主她又美又颯楚傾歌免費閱讀,九公主她又美又颯楚傾歌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九公主她又美又颯楚傾歌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