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大秦帝國太子 第1902章 滔天魔焰

小說:魂穿大秦帝國太子 作者:海東青 更新時間:2023-04-17 11:45:12 源網站:辛辛橫

-

幾乎能軟出水的嬌媚聲音,就像油鍋裡迸進的一滴水,幾乎燒儘男人的理智。

滴――

房門被打開。

他直接放開一隻手臂,圈著她的腰將人抵在室內牆壁上。

男人箍著她的腰,將她牢牢鎖在牆壁和他身體之間,沉沉目光盯著她泛紅的臉頰,嗓音透著極度暗沉的危險。

“所以那杯茶裡,確實有東西。”

他語氣斂著怒意,寒意慢慢在房間裡湧動。

陸景溪抿著乾燥的唇,她難受到快要哭出來了。

此刻,她顧不得他生氣,甚至不怕他發怒,全部神經都在叫囂著同一句話。

眼前這個男人,睡了他!

“有東西又怎樣!我想睡你不行嗎?”

明明錯的是她,結果卻被她喊得理直氣壯。

這一刻,連承禦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受。

想睡他,卻給他下藥?

用得著這麼複雜?

男人垂眸,盯著她殷紅的唇,看著已經歪扭的紅色禮服,羊脂玉般的雪肌透著盈盈淡粉。

他深吸口氣,卻在下一秒,唇上一軟。

又被強吻了……

女人抓著他的西服領口,送上柔軟的唇。

這次她不滿足於蜻蜓點水的觸碰,大著膽子撬開他微涼的唇瓣。

男人渾身肌肉刹那間緊繃,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繃斷了。

他眼瞳細細收縮,繃起青筋的手卻更加用力箍筋了她的腰。

她的腰太細,一雙手能抓住,軟得稍一用力就能折斷。

腦海裡不可遏製的跳躍出旖旎畫麵,眸色瞬間暗沉,隻是頃刻間,將這個吻反客為主。

陸景溪感受到他的迴應,什麼都忘了,順從身體的本能去靠近他。

被他壓抑的侵略氣息,此刻如出籠的困獸,強勢鑽進她的領地,每一寸掠奪都宣示著他的佔有慾。

男人墨眸盯著眼前的女孩,她身體細細發抖,似乎是在期待即將發生的事……

心臟狠狠悸動,他的手心像是燃了一團火。

可當手腕上的佛珠滾到掌心的瞬間,他如夢初醒般睜開眼,呼吸淩亂地看著軟成一灘水的女孩。

咬了咬牙,忽然一把扯開跟八爪魚一樣掛在身上的女孩,喉結壓抑的滾動,深眸無比複雜地看著她。

陸景溪紅潤的小臉上浮現迷茫,似乎不解地說,怎麼停了?

他將人抱到沙發上坐好,然後起身迅速進了浴室。

她暈暈乎乎地坐在那,聽著裡麵傳來的水流聲,懵了……

接下來的畫麵不應該少兒不宜嗎,怎麼……他自己進浴室了?

很快,男人又大步走了出來。

他已經脫了西服外套,白襯衫下,胸口微微起伏著,足以看出身材有多棒。

他俯身將沙發上滿眼期待的小女人抱起來,大步朝衛生間走去。

陸景溪被藥物支配的大腦,此刻隻有一個囂張的念頭。

原來他是想浴室play!

忽然有些害羞怎麼辦……

剛回來就這麼刺激……

她還在那裡心猿意馬,下一秒,男人手臂一鬆。

啪嘰――

她整個人被扔進了灌滿冷水的浴缸之中!

“啊!!”

撲騰出的水花,濺了男人一身,他卻麵不改色看著她。

陸景溪被突如其來的冷意刺激到,理智瞬間回籠。

她抹著臉上的水,不敢置信地仰望男人。

還是那張冰塊一樣的俊臉,還是那個俊朗如鬆的男人!

可怎麼……和前世的他,差距這麼大!

難道她重回此刻,魅力值大打折扣了?

前世,隻要給他一個眼神,他就跟餓狼撲食一樣恨不得把她啃的骨頭都不剩……

陸景溪開始懷疑人生了。

“你做什麼!”冰冷的刺激下,她急著從裡麵爬出來。

但剛一起身,肩頭被重重一壓,一屁股坐回冷硬的浴缸裡。

她要急瘋了。

濕漉漉的眼不甘心地看著他,卻見他單手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她中了那種藥了,立刻上來解決。”

男人語氣說不出多好,甚至可以說十分冷硬。

“陸景溪麼?這解它做什麼,享受啊,你不是一直想睡了她。”

“廢什麼話!趕緊滾上來!”男人語氣忽然暴躁。

倒不是對電話那頭的人,而是被他壓著肩膀的小女人,又開始撲騰了。

她不死心的抱著他的手臂,滾燙的臉頰在他手上輕輕磨蹭。

那熱度如同岩漿般炙烤著神經,讓他幾近崩潰。

“好好好,馬上,我找找應該用什麼藥,你堅持一會……靠!你直接上不行嗎?這聲音……喂喂?”

秦蘇聽到對麵傳來女人的聲音,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他搖了搖頭,他不懂。

過去連承禦抵著周圍所有家人朋友的反對,堅決要娶這個不喜歡他的女人,問為什麼,他隻說閤眼緣。

但現在這情況,怎麼還當起柳下惠了?

浴室裡。

其實浴缸裡的水不是刺骨的冷,可她身體太熱了,溫差造成的感覺,讓她身體發抖。

但內裡的火熱又讓她倍感煎熬。

她已經不滿足於和男人淺顯的觸碰。

她想要更多,很多,巨多,超多!

不滿的哼聲婉轉入耳。

連承禦臉色黑沉如水,隻覺得自己的身體也要燒起來了。

她很煎熬。

他一點也不比她好過。

“為什麼……連承禦,我們結婚領證了,合法夫妻!”她趴在浴缸邊緣,溫軟的語氣不滿地控訴。

男人半蹲在她身前,黑眸冷肅,開口時聲音微啞,“想和我做,是為了什麼?”

“我……”

當然是她難受啊。

遲鈍的大腦忽然意識到,這個答案,似乎會讓他生氣。

她好像也知道了他拒絕的原因。

因為他不想當工具人,因為她不是心甘情願……

可是重要嗎?

前世她也不是心甘情願的,他也冇少睡啊!

男人看到她眼底那一絲清明,唇角扯出諷刺笑意,“等你清醒,我們再談。”

一句話,成功把陸景溪的路堵得死死的。

估算著秦蘇上來的時間,連承禦挽起袖子開始給她脫衣服。

這次她倒是老老實實,冇有小動作,隻是一雙杏眼,不甘心地勾著他。

他親手設計的禮服,此刻沿著她的曲線緊密相貼。

男人迅速脫掉這件浸濕的禮服,將她從浴缸裡撈了出來。五⑧○

扯了浴袍裹住她火爐一般的身體,打橫抱起後,將人帶到臥室。

被裹得像個蠶蛹一樣的陸景溪,在被子裡躁動顧湧,發泄著她的不滿。

呢喃聲像是小貓輕輕叫著。

連承禦聽到敲門聲,扯過被子將她蓋好。

但她裸露在外的長腿,一腳將被子踢開,“很熱不要蓋!”

男人墨眸眯緊,強硬地扯回來,蓋好。

她再踢。

他又蓋。

她又想踢,結果被他一掌按住了腿,語氣沉沉,“再胡鬨,我就……”

話,忽然頓住了。

他抿著唇,喉結乾澀的吞嚥著。

她眨著眼,眼眶微紅,眼尾帶著勾人的淺粉色,淡淡一笑,“你就怎樣?睡—了—我—麼?”

他呼吸沉了沉。

她從被子底下伸出手,掌心貼住他的手腕,“來呀,睡。”

簡直挑釁得不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魂穿大秦帝國太子,魂穿大秦帝國太子最新章節,魂穿大秦帝國太子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