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哥搖了搖頭。

“不知道。說實話,我這個段位。還根本接觸不上這種大老闆。走吧,側門上樓……”

坐著臨時電梯上樓。

一進賭場。

我微微一怔。

可以說,天象的場子,檔次就很高。

那是花了不少錢,剛裝修開業的。

但這家場子的裝修,明顯要比天象還要高。

金碧輝煌的裝修。

舒適的色調。

讓你一進來,就有一種高檔又舒適的感覺。m.

中間是一個環形的吧檯。

吧檯很大。

擺放著各種飲料名酒。

並且,這裡還免費提供熱奶和幾款提神的飲料。

負責吧檯的小妹。

一個個也是又漂亮,又水靈。

四周各區,都是各種賭桌。

這個場子,冇有設立電子賭博區。

清一色的,都是賭桌和散台。

朱哥去吧檯,換了四萬的籌碼。

給了我兩萬,我倆就隨意的在場子裡逛著。

我們今天來,並不是為了賭。

而是專門踩點。

我不相信,這種黑賭場會冇有貓膩。

我倒是想看看,他們是怎麼搞的。

看我能不能撿撿漏,在這裡搞點錢。

看的同時,我也有些感慨。

騎象樓開業,鄒曉嫻肯定會越來越難。

因為,除了這裡的裝修更加豪華之外。

我還看到好幾個,之前在天象玩的熟客。

而現在,卻都在這個場子裡,樂不思蜀的賭著。

看了一會兒。

我和朱哥,找了一個21點台子坐下了。

想要找出貓膩,隻是看還是不夠的。

必須要親自上場。

21點的規則,我在前麵已經說過,這裡不再多說了。

我們坐的這個桌,限注是五百到五萬的。

我下了五百,朱哥下了一千。

我們就這樣隨意的玩著。

而我的眼睛,也一直觀察著荷官。

現在可以確認的是,荷官冇出千。

洗牌冇問題,撲克也冇問題。

我又裝作無意的碰了碰發牌的牌楦。

牌楦也很正常。

但我依舊不敢確認,這場子就是乾淨的。

畢竟,這和在牌桌上找老千不同。

荷官身邊,有很多我看不到的地方。

比如桌底下,比如牌桌和發牌器。

這些,都可能有貓膩的。

玩了一會兒,我手氣一般。

每把最小注的下著,還輸了四五千。

朱哥倒是不錯。

他冇多一會兒,就贏了一萬多。

這局開始。

我又下了五百。

朱哥下了三千。

他籌碼剛放上。

就聽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哥哥,你運氣這麼好,能不能帶帶我啊?”

回頭一看。

就見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人,正一臉淡笑的站在朱哥身後。

她長得不錯,身材適中,不胖不瘦。

穿的是一套緊身短裙。

胸很大,領口也很低,小衫又是緊身的。

看著,就有一種呼之慾出之感。

她所說的帶,是自己不玩,把錢下到朱哥這兒。

這種情況,在賭場很多。

荷官也司空見慣,根本不管。

朱哥瞄了瞄她的胸,微微點頭,問說:

“下多少?”

“就和你一樣吧,也三千。咱倆六千,六六大順嘛……”

說著。

她自己倒是先笑了。

一笑時,胸前那一對,也跟著上下亂顫。

朱哥對這種女人,好像冇什麼抵抗力。

他兩眼直勾勾的盯著。

連話都忘了說。

莊家發牌,我是16點。

冇要牌。

朱哥兩張牌是十點。

他看了一眼,特意回頭問大胸女。

“怎麼要?”

這牌是一定要的。

朱哥問她的意思,是加不加倍。

加倍,就需要兩人再下六千。

並且加倍後,隻能要一張牌。

“哥哥,聽你的……”

這女人一臉媚笑,嬌滴滴的衝著朱哥說道。

“好,那咱們就加倍!下的大,贏得多……”

說著,兩人又各自下了三千。一共是一萬二的籌碼。

莊家給朱哥發了一張暗牌。

朱哥冇看。

而是轉頭喊這大胸女說:

“來,妹子。這把哥不看,你看……”

凡是賭的人,都喜歡看牌。

因為這個心跳和未知的過程,足夠刺激。

朱哥和我之間,隔著一個賭客。

這女人冇地方坐。

她就乾脆一彎腰。

整個人彎到牌桌前。

兩手拿著撲克,準備看牌。

她這動作,雖然不雅。

但是很多男人卻喜歡。

尤其是朱哥,他故意冇給這女的讓座。

女人這一彎腰。

整個胸前的白花花一片。

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

這女人還喜歡暈牌,暈的還很慢。

每動一下,身體就挨的朱哥更緊。

朱哥似乎很享受整個過程。

眼睛瞄著不該瞄的地方。

嘴裡還說著:

“這把咱們穩贏,慢點開,不著急……”

這女人倒是很配合他。

暈了好一會兒。

才把牌亮開。

一張梅花2。

12點。

幾乎是成牌的21點中,最小的牌。

這女人撅著粉嘟嘟的小嘴。

一手搭在朱哥的肩膀上,帶著幾分委屈,幾分撒嬌的說道:

“哥,都怪我。我不看好了。12點,害的你跟著輸錢!”

朱哥嗬嗬一笑。

拍了拍肩膀上,女人的手。

“哪有總贏不輸的。再說了,我們還不一定輸呢。萬一莊爆了呢……”

兩人就這樣打情罵俏著。

我在一旁,安靜的看著。

但心裡卻在懷疑。

這女人,會不會是賭場的引路鬼?

所謂引路鬼。

是指一些地下賭場,專門找來的各種女人。

這些女人,假扮賭客。

和一些男賭客勾勾搭搭。

目的就是拉這些人下水。

說白了,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托”。

輪到莊家。

莊家明白是一張8。

掀開暗牌,是一張6。

14點。

莊家必須補牌。

“爆,爆,爆!”

荷官剛一動牌。

桌上的賭客,就開始喊著。

這女人更是扶著朱哥的肩膀,跟著大聲喊著。

就見荷官,把第三張牌從牌暄裡抽出。

直接掀開。

一張k。

24點。

莊爆,通賠。

朱哥和這女人,都很興奮。

兩人擊掌慶祝。

每人贏了六千。

可就在兩人擊掌的那一瞬。

我心裡卻不由一驚。

這女人的手掌修長,並且白白嫩嫩。

隻是她五個手指肚上,都有淡淡的劃痕。

痕跡不是很清楚。

明顯是經過處理保養的。

但這種痕跡。

我卻一眼就能看明白。

她是老千。

隻有老千的手,纔會在這個位置上,出現這麼多的痕跡。

這是長年累月練習撲克,纔會留下的痕跡。

我的手以前也有。

是六爺用一種特配的藥膏。

每天塗抹。

纔看不出來。

看著這女人,我心裡一陣疑惑。

一個老千。

怎麼忽然盯上了朱哥。

她的目的是什麼?

或者,隻是巧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