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四海看了我好一會兒,才把目光移到了彆處。

接著,他感歎一聲,衝著種叔說道:

“王種,我們也算江湖故人,大家也幾乎黃土等身了。你為什麼一定要執著於梅洛的陳年舊事呢?”

此時的種叔,情緒有些激動。

他看著秦四海,嗬嗬冷笑。

“我王種江湖半生,不敢說光明磊落,但至少無愧天地良心。這麼多年,王種我不曾虧欠任何人,但我卻欠梅先生的。當年,我王種被視為掛子門的罪人,要三刀六洞,給我開了天窗。若不是梅先生答應欠我們大掛子一個人情,把我救了出來。哪還有現在的我?”

秦四海聽的很認真,他跟著問了一句:

“什麼人情?”

秦四海的一句話,倒是讓種叔一愣,反問說:

“你不知道?”

一絲尷尬的神情,在秦四海的臉上一閃而過。

他馬上恢複了正常,慢慢的搖了搖頭,歎息道:

“哎,歲數大了。陳年舊事早已經忘的差不多了!”

不說這話還好,這一說,種叔更加憤怒。

“秦四海,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信你?我告訴你,梅先生死後。我便對天起誓,我王種的後半餘生,隻為一個目標活著,就是幫梅先生報仇雪恨。我再說一遍,今天你不把梅先生當年的死因說出來。我今天絕對不會放過你!”

秦四海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看著種叔,他冷漠的問了一句:

“你確定嗎?”

“當然!”

秦四海回身一指兩旁的人,冷冷說道:

“今天,我本念及舊情,不想和任何人刀兵相見。但王種你卻步步緊逼,絲毫不把我的慈悲當做回事。你以為我會怕你嗎?我就讓你看看,我秦四海在關東的實力!”

秦四海話音一落,就見鐵爺指著兩側站著的一眾江湖大哥,衝著種叔略顯炫耀的介紹道:

“這位是新京藍道一把大哥劉長誌,劉爺。當初劉爺不過是開了家棋牌室,但秦四爺賞識劉爺,愣是將劉爺捧成新京藍道第一人!”

“鋼都地下大哥蔡文強。蔡老大以前不過是鋼廠的普通工人。但蔡老大為人仗義,四爺看中蔡老大的人品,出錢出人。加上蔡老大勇武,愣是從普通工人,混成鋼都的地下大哥。你可以去打聽一下,但凡鋼都的江湖人,有人不知道蔡老大的名號嗎?”

“……”

鐵爺依次的介紹著。

這二十多人,全都是個市縣江湖中有頭有臉的人物。

等鐵爺說完後,就見那位劉長誌超前一步,大聲說道:

“各位,今天有人要找秦四爺的麻煩。我問問,你們答應嗎?”

這劉長誌一臉絡腮鬍,聲如洪鐘。

他話音一落,就見眾人齊聲怒喝:

“不答應!”

這些人倒不愧是江湖大哥。

一句齊喊,倒是聲浪喧天,氣勢磅礴。

而秦四海一轉頭,看向種叔,繼續說道:

“我本來以為,梅洛的身邊舊人都會到,包括他的女人。可冇想到,隻來了你們幾個……”

秦四海的一句話,說的我心裡翻江倒海。

梅洛的女人?

是那個自從我父親死後,便杳無音信的母親嗎?

秦四海說我背後的大魚,難道指的是我母親?

我徹底傻了。

更多的疑惑,在我心裡蔓延著。

不行,我今天必須要讓秦四海,把這一切都告訴我。

秦四海又轉頭看向我,說道:

“你就是初六?”

我點了點頭。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奉天的幾個局,做的不錯……”

秦四海說著,眼睛忽然一立,神情嚴厲的又繼續道:

“但我早就讓人提醒過你。不要惹我秦家,不然我一定會讓你悔恨終生的。現在,你信了嗎?”

“不信!”

我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哈哈哈!”

我的回答,讓秦四海大笑了起來。

他忽然朝著樓下的方向一指,說道:

“王種,初六,你們現在可以看看,這島上有多少我的人!”

朝著樓下一看,就見整個酒店的四周,黑壓壓的站著不知多少個打手。

秦四海這是處心積慮,要把所有的人都引到這島上。

這樣,可談可打,最終的主動權都在他的手上。

“初六,你在奉天做局時,我便發現你有一個習慣。喜歡處處留有後手。所以,你根本就冇相信三龍。你是在將計就計,想登島而已。而你,也一定留有後手。比如白家的假小子,比如你的乞丐兄弟。你一定是想讓他們稍後登島,成為你的後援,對嗎?”

必須要說,秦四海段位夠高。

他三言兩語,便猜中了我之前的計劃。

我冇否認,默默的點了點頭。

“但你的計劃,根本實施不了!”

秦四海看著我,自信說道。

“為什麼?”

我不解的問了一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