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也知道,現在國內對你們藍道打擊的力度越來越大。不少從前成名的藍道人物,雖然都多多少少在後背都有人罩著,但早晚都要和他們算賬的。這些人呢,大都是人精。許多人早早的就給自己安排後路,轉移資產……”

說著,這人忽然停住腳步,他死死的盯著我。

“你,幫我阻止這些人轉移財產。並且,揪出他們背後的洗錢鏈條。不能讓這些人,把在國內搜刮的財富,就這麼白白的轉移到國外。這件事雖然不容易,但我相信你初六爺一定有辦法做到!”

我輕輕的彈了下菸灰,抬頭問說:

“所以,這就是我吃掉李建路,你們又轉頭黑了我的原因?”

這人並不否認,慢悠悠的點了點頭。

我靠在靠背上,歪頭看著眼前這人,提出了我心裡的疑惑。

“可我奇怪,你們是白道上的人。完全有能力,把現在這些所謂的賭王嘛該抓抓,該查查。何必和我一個不入流的小老千合作呢?”

這人眉頭微皺,慢慢搖頭。

“你瞭解的還不夠,這是一張巨大的網。牽一髮而動全身,比如外麵要是知道李建路的資產是被我們截留。我可以坦白的說,什麼這個賭王,那個千王的。他們可能當天就跑路。或者通過背後的白道關係,讓我們對他們束手無策。哪個做這行業的,背後冇有幾個白道人支援呢?到時候,損失就大了……”

他這一點說倒是對。這個世界冇有絕對的黑與白。

藍道之所以能發展,背後少不了白道的影子。

不然,那麼多場子就開在市裡,誰又有這種膽子呢?

“怎麼樣?初六爺,考慮一下?”

我聳了下肩膀,反問道:

“你這好像不是合作吧?而是讓我給你做事而已。如果是合作,我得想知道,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人先是一怔,接著便嗬嗬一笑。指著旁邊的老虎凳,說道: “到底是初六爺啊,麵對老虎凳居然還能討價還價。這樣,我保證一點。有一天你和你的人掉腳進了局子。我們會給條子提供證明,說你們幫我們做了不少事。這樣,即使是判了,也會輕判!”

輕判?

我笑了。

我曾計算過我們這些人所犯的事兒。重傷害、非法拘禁、出千詐騙,像方塊七還有開設賭場等等。就算是他說的是真的,在裡麵恐怕也要待上個幾年吧?

把菸頭在菸缸裡掐滅,我看著這人又問:

“好,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第一個,你們到底是誰?”

這人聳了下肩膀,說道:

“不好意思,這個不能告訴你,我們是保密部門!”

“那第二個,你們在我身邊安插的臥底是誰?”

這人故作思索的想了下,說道:

“我要說我不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我真的就是不知道。我們的訊息和行動,是由上級給我們安排的。具體他們怎麼知道的,我不清楚!”

我冷笑,這話冇有半點說服力。

能成為他們臥底的人,會是一般的人嗎?

比如啞巴,他們會用嗎?敢用嗎?

我想著身邊的這些人,心裡隱隱有了答案。

“第三個,你怎麼知道梅洛是我父親?”

這人朝著檔案櫃的方向指了下,說道:

“你父親的資料,在檔案室裡清清楚楚。你出道以來,梅洛身邊的八將處處護著你,你又到處在找和梅洛相關的資訊。加上你的年齡和出身,得出這個判斷好像不難吧?”

我的腦子飛轉著,其實我問的這幾個問題,我根本就冇想在他這裡得到什麼答案。

大家都是狐狸,自己都能寫本聊齋。

而之所以問,我是在拖延時間。

我要把這件事,整個捋順清楚。

“問完了嗎?要是問完,我們還是談談合作的事,怎麼樣?”

這人再次說道。

“合作可以,但我有兩個條件!”

“你說!”

“第一,不能阻止我查明我父親的死因,更不能影響我複仇!”

“冇問題!”

“第二,事情結束,必須保證我和我身邊的人,安然無恙。誰也不能進去!”

這人想都冇想,便立刻搖頭。

“不可能,初六爺。你要清楚,你們的事是要法律來說了算的,不是我。但我們合作,有一天量刑的時候,肯定會把你們立功這事考慮進去的。我給你打個比方……”

我一抬手,便打斷了他的話。

“停!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否則,免談!”

“初六!”

這人神情一變,憤憤的衝著我喊了一句。

隨著他一聲喊,門口立刻衝進來幾個人。

這人一抬手,示意對方出去。他的口氣也略有緩和:

“初六,剛剛在海邊你可不是和我這麼說的。你還在擔心進去怎麼辦?現在你就不怕我把你送進去?”

“嗬!”

我冷笑。

“我剛剛是冇有籌碼,但我現在有籌碼了。你可以把我送進去。我想這個訊息,明天就會傳遍整個藍道千門。到時候,你們想辦的人,想追討的資金,可能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你的所有計劃,就因為我的進去,而徹底失敗。到時候,我是罪人,你同樣也是你們計劃失敗的罪人!”

這人目光凜凜,盯著我一言不發。

我也同樣盯著他,滿臉漠然。

他錯就錯在太早把底牌亮給我了,這讓我知道他們是有個龐大的計劃。

而我在這計劃中,隻是一個小卒而已。

起不到太大的推動作用,但卻能把他們的計劃完全破滅。

“初六,你在威脅我?”

我歪頭看著他,說道: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

“你就不怕我先從你身邊的人下手,先把他們送進去?”

這人更加憤怒,我卻又是冷笑。

“你還是不瞭解我。在你們的這張大網中,我或許隻是一條小魚。但我也想告訴你,我初六從出道以來,就從來不乏魚死網破的勇氣!”

說著,我便直接起身,再次說道:

“好了,我該回去了。馬上要千門大會了,我想早點休息,還要參加千門大會呢!”

說話間,我路過他的身邊。

而這人木然的站在原地,眼神憤憤。

剛和他擦肩而過,我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便轉過頭看著他說:

“哦,對了。在你們收網前,你不要再來擾亂我的任何。否則,我這張嘴說不定會說出什麼。當然,你們的計劃實現,那時候你可以來抓我,請我坐這張老虎凳!給我準備輛車吧……”

我口氣很硬,但心裡卻並不踏實。我之後的江湖路將會越來越難。

我既要和這些千門中人周旋,又要提防白道的人。

最主要的是,我最後怎麼才能帶著眾人得以脫身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