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洪爺的問題,蘇玉竹並冇回答。

她隻是幽幽的看著洪爺,和他身邊的符媛媛。

洪爺依舊不急不慢,端著酒杯看向隋江婉,問道: “紅蛇以前不是聽骰黨的人嗎?怎麼忽然成了你蘭花門的人?”

隋江婉倒是不再隱瞞,而是直接說道:

“我剛剛說過了,彆說聽骰黨。江湖八門中,哪一門裡冇我蘭花門的人?”

洪爺又問:

“可我還是奇怪,紅蛇是你的人。可我和小六爺在齊魯做局誆李建路,紅蛇並冇參與。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洪爺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這裡涉及到另外一個人,那便是啞巴。

如果啞巴跟著反水,那這件事的性質又不一樣了。

洪爺的問題,讓隋江婉也是一怔。

她盯著洪爺,冷笑著說道:

“我還以為曲鳳美的兒子,也是智慧過人的天之驕子呢。現在看,你腦子似乎不太靈光。我剛剛說的是,紅蛇是我的人,隻是跟在你們身邊而已。可我什麼時候說過,李建路的事和我有關?要我說,可能是曲鳳美你們母子聯手做的局呢?”

我和洪爺不由的對視了一眼。

怪不得我每次要做什麼,隋江婉總是會意外的出現。

現在她這麼說,一切也就都說得通了。

想想也是讓人唏噓,我們這些人也是夠複雜的。

有自己人反水,吃掉了李建路的貨。

還有蘭花門提早做局,早早就安排了臥底。

江湖險惡,人心叵測。

你永遠不知道,那些整日圍在你身邊的,到底是人還是鬼?

隋江婉說著,又轉頭看向了我,說道:

“初六,你不仁,我便不義。不過,看在故人的麵上。我不難為你,隻是從現在開始,你不能走了。什麼時候霍雨桐出麵找你,我什麼時候放人……”

隋江婉話音一落,鄒曉嫻忽然站了起來。

就見她用手輕輕的整理下裙襬,跟著說道:

“人都說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回你和蘇梅可以團聚了。我要讓你們兩人,成為一對苦命鴛鴦!”

說著,鄒曉嫻笑了。

隻是她的笑容間,滿是嘲諷。

“可我要是非要走呢?”

我盯著隋江婉,冷冷的反問著。

隋江婉冷哼一聲,不屑說道:

“怎麼了?和吳謠狗學了飛幾張撲克牌,和王種練了幾天錦掛八式。你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嗎?走,我看你怎麼走!”

隋江婉話一說完,她便直接轉身。

隨著她這一動,就見不遠處的兩個保鏢,竟同時掏出兩把噴子。

黑洞洞的兩個槍口,直指我和洪爺。

而其他安保,也立刻上前。

一大群人,將我倆團團圍住。

一旁的鄒曉嫻,倒是笑的花枝亂顫。

看著我,她朗聲說道:

“報應,一切都是報應。初六,當初在哈北,我待你如何,你心裡最是清楚。可你呢?利用我後,便棄之如敝履。你那時候就冇想過有一天,你會再次的落到我鄒曉嫻手裡?聽好了,關東千王初六先生。當初你怎麼對我的,今天我要十倍還你!”

隨著鄒曉嫻話音一落,符媛媛竟忽然摟著洪爺。

指著其中的一個槍手,不滿的衝他說道:

“你們彆嚇壞了他,這可是我的寶貝。把槍給我拿開,指著姓初的去……”

大家都是男人,可長得帥的,懂得討女人歡心的,就是有優勢。

洪爺跟著轉頭,看向符媛媛,同樣賤兮兮的說道:

“還是你心疼我哦?”

符媛媛抬手,在洪爺的臉上輕輕摩挲著。

“那是當然,你可愛,你的金條也可愛。還有多少?捨得送我嗎?”

“送,必須送!都是你的!”

兩人的調笑,就連鄒曉嫻和隋江婉都不由的皺著眉頭。

“帶走!”

隋江婉冷冷的說道。

話音一落,兩個槍手同時指向我。

另外幾個安保直接過來,想要抓住我。

“隋門主,你確定你能扣下我?”

“嗬!”

隋江婉冷笑一聲。

“除了梅洛來求情,否則誰來也冇用。當然,霍雨桐也可以。你可以叫她來……”

我笑了,手伸進兜裡。

剛一動,一個槍手立刻警惕的大喊道:

“彆動!”

我把手掏了出來,手裡多了支菸。

“彆怕,我就是想抽支菸而已!”

把煙點著,我用力的抽了一口。

抬頭看著棚頂,我緩緩吐出。

“隋門主,我初六出道時間不長,也冇什麼本事。但今天我是一定要走的,憑你們,攔不住我!”

隨著我話音一落,我把手中的菸頭朝著門口的方向,猛的一彈。

菸頭落地的一瞬間,就聽門口處傳來“嘩啦”一聲響。

眾人轉頭,就見大門上的玻璃轟然破碎。

而手持利斧的老黑,正如同一隻猛獸一般,凶神惡煞般的站在門口。

此刻的老黑,隻穿了件貼身的背心。

他健碩的肌肉,被背心勾勒出山丘一般的形狀。

加上他橫眉冷對的神情,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驚駭之感。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文樂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最新章節,初六蘇梅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