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y4lgq"><var id="y4lgq"><delect id="y4lgq"></delect></var></big>
      <big id="y4lgq"><delect id="y4lgq"></delect></big>
        <table id="y4lgq"><var id="y4lgq"><sup id="y4lgq"></sup></var></table>
        <var id="y4lgq"></var>
        <optgroup id="y4lgq"></optgroup>
        <big id="y4lgq"><big id="y4lgq"></big></big>
          <div id="y4lgq"><blockquote id="y4lgq"></blockquote></div>
          <table id="y4lgq"><table id="y4lgq"><optgroup id="y4lgq"></optgroup></table></table>
          <table id="y4lgq"><delect id="y4lgq"><del id="y4lgq"></del></delect></table>
              首頁>行業視點

              技術驅動提升出版融合發展效能

              瀏覽次數: 信息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網 發布日期:2022-06-10

              中宣部日前印發《關于推動出版深度融合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通過加強前沿技術探索應用,促進成熟技術應用推廣,健全科技創新應用體系,充分發揮技術支撐作用。科技創新如何助力出版深度融合發展?對此,記者對話多位業內人士,為產學研企如何協作加強技術探索應用建言獻策。

              技術為融合發展賦能

              產品對技術的依靠越來越深,技術已在某些領域成為內容再創造的主體

              《實施意見》強調充分發揮技術支撐作用,明確了技術在出版業融合發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以及技術作為推動出版業深度融合關鍵要素的重要地位。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數字出版研究所所長王飚表示,在技術應用層面,出版單位作為創新主體,應加強基于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虛擬/增強現實等技術的應用場景探索,通過提高技術應用水平,提升出版服務供給質量。同時,《實施意見》鼓勵出版單位與高等院校、科研機構、科技企業加強合作,將進一步推進相關科技成果的高效轉化,健全產學研用一體化的科技創新應用機制。

              落實《實施意見》要求,緊盯技術發展前沿,出版單位應加強對創新技術的探索應用,為融合發展提供動能。

              “在信息化發展快速由數字化、網絡化進入到智能化新階段的背景下,出版與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型信息技術的深度結合是必由之路和應時應勢之舉。”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沈華偉給出的建議是,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在數字內容創作、精準傳播等方面有廣闊應用前景;大數據技術可以用于對出版內容進行價值挖掘,為數字出版提供增值服務;區塊鏈可以自然應用于版權保護。與此同時,出版業新型業態的發展也可以在科學傳播和科學普及領域反哺和促進新型信息技術的高質量高水平發展。

              《實施意見》倡導形成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相銜接的技術創新體系。中華書局古聯(北京)數字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洪濤對此印象深刻。他表示,隨著融合出版深入推進,在內容表現形式上,產品對技術的依靠越來越深,讀者期待獲得可聽、可視、可互動的全方位體驗。在內容生產上,技術介入編校出版流程,提升出版工作效率。隨著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的發展,技術已經在某些領域成為內容再創造的主體。與此同時,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會為內容傳播和版權保護帶來變革性的發展。

              技術應用要與業務適配

              不僅要會用,更要注重好用和管用,不要盲目進行技術投入,找準技術路標和應用路徑

              《實施意見》提出“著眼適合管用,充分挖掘滿足出版融合發展業務需要的各類適配技術”,為出版單位在技術應用方面提供了重要指引。其中,“適合管用”強調出版單位在技術的“加持”下,積極探索生產組織和運營方式創新的同時,尋求適合自身定位的融合發展路徑,提高融合運行效率。

              “在成熟技術運用方面,不僅要強調會用,更要注重好用和管用,不要盲目進行技術投入,而是注重技術與業務的適配性和有效性,結合自身業務需求,找準技術路標和應用路徑。”王飚表示,一些成熟技術雖然在行業內已經開始應用,但距離靈活應用還存在相當距離。《實施意見》進一步明確了科技創新成果的目的是為出版服務,優化供給鏈、產業鏈、價值鏈,出版不應成為先進技術的附庸。

              以對產業賦能的作用價值為出發點,《實施意見》旨在實現“強化出版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的目標。中新金橋數字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總裁趙海濤同樣表示,《實施意見》專門對“加強前沿技術探索應用”“促進成熟技術應用推廣”作出指導。在創作生產方面,新技術推動出版業務流程再造,帶來生產及管理方式的變革和融合;在開發輸出層面,新技術推動產品在表達方式、媒體形態、交付方式、使用手段等方面實現融合。科技創新對內容供給、集成整合、傳播、運營、服務、安全風控等各方面的賦能作用,為推動出版業發展指明方向。

              從“加強前沿技術探索應用”到“促進成熟技術應用推廣”,顯示出從科研中來到應用中去,是融合出版可以依靠并堅定走下去的發展之路。

              洪濤對此提出,比如古籍數字化工作目前還有大量技術問題沒有解決,對于文本的分類、翻譯、自動生成摘要等在現代語言應用中已經司空見慣的技術,在古籍領域還處于起步階段。在《實施意見》指導下,充分運用先進技術,有助于更快找到浩瀚古籍中的優秀內容,通過再創造、再加工成為符合現代讀者需要的產品形態,加速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

              積極探索技術成果轉化

              基于區塊鏈技術為出版機構以運營主體參與并打通產業鏈,實現自主的內容分發提供運營傳播支撐體系

              伴隨出版融合發展態勢整體向好,出版業轉型升級已具有較好的產業數字化基礎。按照《實施意見》部署,要促進相關科技成果高效轉化,為推動出版融合發展提供更大動能。科技成果的轉化與推廣應用,是業界下一步推動融合發展需要思考的重點。

              由清華大學出版社牽頭的“教育領域融合出版知識挖掘與服務重點實驗室”面向教育領域融合出版,研究基于AI的知識挖掘和服務技術,并已有所應用。清華大學出版社副社長、實驗室執行主任莊紅權表示,通過實驗室建設,跟蹤、培育和掌握一批前沿技術,推進高新技術的產業化應用,促進業務模式創新,有利于推動出版業與其他產業的融合發展。清華大學出版社也將以新聞出版行業需求為導向,整合產學研用資源,提升企業創新能力,積極探索新的業務領域。

              圍繞出版業下一步可以重點關注的技術應用,趙海濤表示,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技術將在內容價值爆發和轉化階段發揮重要作用。中新金橋下一步也將重點研究產業從傳統的內容供應鏈到價值供應鏈的進化,基于區塊鏈技術為出版機構以運營主體參與并打通產業鏈,實現自主的內容分發提供運營傳播支撐體系,促進更大范圍的知識發現與可信傳播。

              科技創新和數字技術為出版深度融合發展提供了關鍵動力,由此產生的安全問題同樣值得關注。

              沈華偉對此表示,對新技術新應用,要統籌好發展與安全的關系。《實施意見》一方面鼓勵科技創新和數字技術的創新應用,健全數字化環境下一體化內容生產傳播機制,注重利用新型傳播手段,提高優質數字出版內容的到達率、閱讀率和影響力。同時,《實施意見》敏銳地指出數字技術的潛在安全問題,并提出了相應的新要求:強調堅持安全為要,用主流價值導向駕馭技術,加快構建數字內容安全風控體系,筑牢出版融合發展安全底線。

              打印 關閉
              欧美性30p